时报网 > 新闻 > 黄石 > 社会 > 正文

鄂州梧桐湖派出所:推进“四网”防控建设

 


学生档案姓名:朱瑞迪

性别:女

毕业高中:宜城市第一中学

高考分数:总分554分 语文115分 数学103分 英语121分 文综215分

考取院校:武汉轻工大学


  楚天时报讯(记者胡梦思)15年前,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,夺去了朱瑞迪快乐无忧的童年。比起左小腿截肢、膝盖破裂的疼痛,过早体会到人情的冷暖更令她心碎。幸运之神似乎未曾眷顾这个女孩,两年前父母离异,她跟随母亲回到外婆家,日子过得更加艰辛。

  

  如今,18岁的朱瑞迪即将踏入大学校门。念起在外奔波的母亲,她满心愧疚:“如果不是我,她会幸福很多!”

  

  3岁时一场车祸夺去左腿从此开始了与疼痛做伴的人生16日下午,南漳县九集镇江冲村,楚天时报记者找到站在马路边的朱瑞迪。她一瘸一拐地在前领路,一片玉米地后面的稻场上,晒着新收的花生,面前的红砖平房就是她家,准确地说,是她外婆的家。“我的左腿是假的。”落座之后,朱瑞迪大方介绍自己,轻描淡写的语气,令人惊讶之余更是心疼。她说,3岁时跟随奶奶外出,不料发生车祸,从此落下终生残疾。不仅左小腿被截肢,右腿膝盖破裂,右手手臂也受伤。她掀起黑色长裤,露出左小腿的义肢,右腿膝盖明显粗大,腿上布满疤痕。手臂上的疤痕也同样触目惊心,“受伤时更严重,这些皮都是植的。”

  

  朱瑞迪说,医生都说她是捡回来的一条命。从此以后,她便开始了和伤痛做伴的人生。随着身体的生长发育,每隔几年,她都要更换义肢、做手术。每次穿新的义肢,和义肢接触的地方总会磨破流血,但还是要忍痛练习走路。而且每次手术都要动及骨头,麻药褪后就是钻心的疼。

  

  高一时,医生建议做一次腿部手术。朱瑞迪无奈地说,家里本就困难,手术费需要10多万,实在拿不出钱,就一直没做。

  

  家庭破裂再添“新伤”与母亲互为支撑艰难前行高一时,朱瑞迪的父母离婚,她跟着妈妈回到了外婆家。在她看来,父母感情不太好,有时会因为她吵架。她说,从爸爸平时的言语和责怪中,能感受到爸爸有点嫌弃自己。

  

  谈到父母和弟弟,朱瑞迪一直自责是自己拖累了他们。有一年冬天,在住校的朱瑞迪发现左腿截肢的切面冻紫了。她怕父母担心,更怕给父母添麻烦,于是一直瞒着家人。直到一个月后,腿都冻烂了疼得走不了路,她才告诉妈妈。妈妈赶到学校后焦急不已,立刻带她去医院。又问朋友借了住处,陪读了半年,每天背着她上学放学。

  

  父母分开后,妈妈只身去了广州打工。学费、生活费、手术费都要钱,全靠妈妈扛着。朱瑞迪说,妈妈真的很辛苦,但她从来没放弃自己,永远那么坚强。“如果不是我,她会幸福很多!”

  

  高中期间,朱瑞迪依然住校,妈妈远在广州,她只能自己照顾自己。她说,最困难的是洗澡,洗的时候必须脱掉义肢,但脱掉后自己又站不稳。冬天也不好过,下雪时路很滑,不知道摔过多少次。

  

  畅想上大学考研和各种美好回到现实又不忍心要求太多朱瑞迪说,自己的身体情况,除了学习,其他什么也做不了。在校期间每天都在加班加点地学习,刷题看资料。高三时压力很大,好在成绩没有下滑。

  

  高考后,朱瑞迪更换了义肢,妈妈回来陪伴做手术,之后立马赶回去打工。在床上躺着休息了一段时间,到填报志愿的时候,她只能爬起来忍着疼痛往返学校和家。以前每个月放假,她也是一个人提着行李,从宜城转两趟车回南漳,下车后步行10多分钟到外婆家。

  

  填专业时,朱瑞迪选择了汉语言文学,后来被调剂到旅游管理专业。她觉得这个专业也不错,就是自己肯定做不了导游。

  

  朱瑞迪畅想着大学生活,期待能修双学位,毕业后继续考研。可是回到现实却迷茫了。她说,收到通知书后,曾和妈妈说过上大学的事情,还说起想学小语种,妈妈很支持,让她不要太担心。但很清楚妈妈为了自己,在外地辛苦地打工,一个月才3000块钱,连基本的学费、生活费和治疗费都是问题,又怎么忍心要求太多。

更多资讯,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时报网(ctxywww)、楚天时报官方微信。

楚天时报全媒体

时报网

黄石最具影响力新媒体,发布重大新闻资讯,定期组织免费观影,楚天时报官方网站。

楚天时报

发布黄石最权威信息